君想

爱情是杯平淡无味但必不可缺的白开水。
↑↑↑
因为这个原因笔下cp身体接触始于牵手终于吻额头。

【荷菊】不善言辞的少年

那个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少年只身一人来到外国打拼,喜欢上了异国的同性前辈。隔着年龄、语言、甚至性别的喜欢深深压在他的心头。


不善言辞的少年只敢在前辈过生日时买一束郁金香。


前辈一如这个国家的人,谨慎、传统、守礼、不爱吃风头,说话带着长长的敬语。少年不知道怎样才能和前辈亲近起来,只好一心埋头在工作上。


他在这里安了家,有了一些积蓄,努力让自己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好丈夫。


前辈开始夸奖他了。


公司年会那天,他鼓起了勇气——


“然后呢?”我问。


“然后?”


他挑了挑眉毛,像在暗示我什么。


——我觉得我有点被小看了,就算他是我的监护人也不能这样。


“我当然知道!”我说,“不然爸爸和爸爸是怎么在一起的?”


那天,那只鸽子精突然想起了自己的lof密码.jpg

感谢我咕咕咕期间不离不弃的看官老爷们[捂脸]


【乱坡】在这样的夜晚不应该发生点什么吗

*是 @寒枷元 点的老夫老妻梗,非原作向,坡第一人称


*只想安静看书的坡和夜里欢的乱步



“坡君——”


“什么事?”


说话的是我的同居男友江户川乱步。他穿着一身浅黄色的厚实的睡衣,戴着上衫明明只有装饰作用的帽子,一边在餐桌旁吃着宵夜一边说。


“秋天到了呢——”


“嗯。”


“好冷啊——”


“柜子里有夹克——”


“这样的回答是NG的哦,坡君。”


相处久了,我大概能猜到后续发展。但身为28岁的成年人,我不愿意这样轻易地放弃制定好的读书计划。


“沙发上很很暖和的,吃完宵夜过来坐吧。”


“好!”


“碗放在那里就好。”


——毕竟深秋的夜晚用凉水洗碗简直就是受罪。


乱步乖乖地把餐具放好,一路小跑着过来,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怎么了?”我问。


“果然坡君很替人着想呢。明明约好了自己洗自己的餐具,但是坡君还是想着‘晚上太冷了洗碗简直是磨难啊’然后放过我了。”


“……唔!”


他能准确猜到我的想法——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包括我察觉到的和未察觉到的。不过现在我们能走到这步也多亏于此——我这样想着,看着他轻巧地跃上沙发,抱着小熊形的抱枕凑过来。“你又在看书啊?”


“嗯。这是吾辈很喜欢的系列……”


“可我记得这套书没有绿色封面的啊。”


“是今天发售的新作。下班路上我特意去书店买的。”


“诶——”乱步打量着那本书,“就是你害我没吃到坡君做的晚饭啊。”


“不不不,”我连忙摆手,“这是吾辈安排时间不当——”


“我知道我知道。”


乱步很自然地靠到我身上,我伸出手,把他揽进自己的臂弯。


“果然还是这里最暖和……”他小声嘟囔,“难得今天坡君有心情,一起看书吧。”


“诶?但是推理小说——”有着过人头脑的青年已经给我展示过很多次如何看内容梗概推理凶手了。


“既然是坡君喜欢的作品,一定不会无聊的。”


我们就这样依偎着看起书来。书靠在我腿上,谁看完了就翻页。乱步难得安静下来,脸上是久违的认真神色,被黑色碎发挡住的绿眸里透着敏锐的光,像故事里能洞察一切的侦探。


……啊……


“坡——君——”


“不、不是——”


“又是这样!一直被人盯着真的很可怕啊!”


我早知道会变成这样——28岁的没有自制力的成年人只要恋人坐在身边,就会下意识把大半精力耗在他身上,比如——盯着看他的侧颜。


我刚想道歉,乱步拿食指按在我的嘴唇上,示意我不要说话。


“嘛,坡君这样就好了。”


END.




永远爱阿中哥

祖国爸爸是最好的是世界第一的

你看那些兵哥哥兵姐姐他们的眼睛都在发光

你看10万群众笑得多开心啊

你看当年的老同志们看到了这个如他们所愿的盛世啊15555551


开学住宿太忙了……(望天)

谢谢各位在我咕咕咕期间没有取关,中秋假期我会多搞点东西的

点文会尽快(小声)有些实在不会写实属抱歉(小小声)


【SideM】双人talk7 翔真&咲

华村翔真&水岛咲

ps.姐姐叫咲应该是girly酱,但翔真流外号写着实在麻烦所以这里吃书改叫咲酱了(就当他们玩熟了就直接叫名字了(小声))

「一、二——」

「与你一起的315之夜!」

华村「久违和咲酱一起工作呢。(笑)」

水岛「今天也要PaP地加油呢!」

华村「真有精神呢。」

水岛「我因为游击演唱会错过了好几次直播,所以今天比较兴奋。」

华村「演唱会大受好评呢。」

水岛「有很多不认识的人看了一次演出后,追着我们去看了好几场呢。」

华村「不愧是Cafe Parade。(笑)我也要向制作人申请彩的游击演唱会呢。」

水岛「如果可以的话,我绝对会去现场看的!」

华村「谢谢。(笑)最近在干什么呢?」

水岛「演唱会结束后就要和卷一起准备期末考试了……」

华村「咲酱是高中生呢。」

水岛「课业因为偶像工作落下了不少……卷真的帮大忙了。」

华村「经常看见你们在事务所补习呢。」

水岛「因为遇到不会的问题可以向大家请教呢。(笑)而且我喜欢和大家在一起。」

华村「确实,每次卷酱和咲酱的复习最后都会演变成事务所的学习会。」

水岛「315pro可是有元教师和全国模考第一的!」

华村「每次想到这点都会觉得我们很厉害呢。(笑)」

水岛「粉丝信件来了……好多!」

华村「咲酱人气超高呢!」

水岛「谢谢大家……(笑)」

华村「那么从咲酱开始吧。那么多信件不知道能不能读完。」

水岛「谢谢。“希望咲酱以后可以教大家化妆,好厉害的技术。”谢谢,我会告诉制作人的。绝对会让大家都能PaP地变得可爱的!」

华村「“翔真桑在舞台上真的是超级美人,但是看私下身材很好的照片也很有阳刚之气,怎么说……好厉害。”看来今天我们会收到很多赞美呢。(笑)谢谢。」

水岛「一起工作时真的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翔真会有这样的身体线条,但是完全没有违和感呢。(笑)」

华村「身体是偶像的本钱!」

水岛「也是呢。(笑)」

华村「继续继续……“和朋友聊天时发现她看过翔真桑歌舞伎时期的演出,本人只记得有个金色长发的演员,票也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为什么我好羡慕呢……彩的演出门票好难抢。哭。”真是奇缘呢。希望你能和朋友一起来看我们的演出,到时候一定会让她记住我的!(笑)」

水岛「有点好奇翔真的歌舞伎时代呢。」

华村「我手机里有照片,要看吗?」

水岛「当然!……唔啊,像是从故事里走出来的一样……」

华村「很多人这么说呢。(笑)顺便一提,彩登场的xx杂志下月x号发售,里面有我的歌舞伎装的大图,如果好奇的话可以买一本看看哦。」

水岛「在这种时候都能抓住机会宣传!不愧是翔真!」

华村「没有没有。(笑)」

水岛「“受咲酱鼓舞,人生第一次不在乎自己的长相,好好打扮自己出门逛街了。顺便一提我是女孩子,但是完全没有咲酱可爱,但是看到咲酱身为男生都能变得这么可爱,自己也得到了勇气。现在为咲酱全力应援中!”太好了!不管是谁都有变可爱的权利,不要在乎他人的眼光,坚持自我生活下去就好!」

华村「很有咲酱风格的发言呢。」

水岛「是吗?」

华村「能直率地承认自己想变可爱,并且付诸实际,遇到困难也能坚持自我,不掩藏自己的爱好。这可是需要相当的勇气的哦?」

水岛「确实……说真的,现在我能毫无顾虑站在舞台上,还是多亏了Cafe Parade、制作人和315pro的同伴。大家都能温柔地支持我……」

华村「咲酱就做咲酱就好。(笑)」

水岛「谢谢。(笑)」

……

华村「好,那么最后的固定环节……我这边是Beit的实酱。」

水岛「这边是F-LAGS的大吾。」

华村「期待下期呢。(笑)」

水岛「大家要记得买杂志呢。(笑)」

.

「话说咲酱有去过女仆咖啡厅吗?」

「没有……但是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咲酱去兼职当女仆也不错哦。(笑)」


【SideM】双人talk6 辉&阿斯兰

天道辉&阿斯兰

ps.てんてる的冷笑话太难了我不可以……

山本未花是我的藕丝昵称……那段可以理解为我的私心)

看漫画就私心这对好久了!感觉料理组交流全靠意会和辉的直球(bushi)

我个人认为和阿斯兰独处(且对方不能逃跑时)只要你跟阿斯兰不停地直球他就会跟你说人话

阿斯兰语我不可以,所以这篇很短

.

天道「哟!大家好!我是Dramatic Stars的天道辉!这位是——」

阿斯兰「吾乃撒旦忠心的仆人——阿斯兰·别西卜二世!与神谷签订契约后栖身于Cafe Parade,等待来自地狱的召唤——」

天道「(接话)今天也很有精神的阿斯兰!」

阿斯兰「……光之神明的小羔羊们啊!感受来自地狱的烈焰吧!」

天道「今天将由我们二人为大家带来315之夜的生放送,请多多指教,阿斯兰!」

阿斯兰「啊……嗯……当然!」

天道「Cafe Parade的游击演唱会最近刚刚结束,大家也辛苦了。(笑)」

阿斯兰「对吾等而言,这些都是引导羔羊们前往地狱的必要准备!」

天道「我上网查了下粉丝们的评论,演唱会大受好评呢!阿斯兰的歌声也是!(笑)」

阿斯兰「是、是吗?」

天道「有很多人这么说哦。“很有魅力”“穿透力超强”“不愧是主唱”什么的……话说回来Cafe Parade是没有主唱一说的吧?……阿斯兰?」

阿斯兰「啊,确实没有。」

天道「怎么了?」

阿斯兰「不……吾的咏唱能指引羔羊们通往地狱之大门……真是……太好了……吾是这么想的。」

天道「很高兴呢。(笑)我也觉得阿斯兰唱歌很好听呢。」

阿斯兰「唔!」

天道「啊,信件来了。」

阿斯兰「是羔羊们向撒旦的祭祀之文!」

天道「来自山本未花桑的信件:“人生第一次对男性偶像产生了“喜欢”的情绪,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天道先生的粉丝了。Dramatic Stars最棒了!有生之年一定要去见到大家!”,谢谢(笑),为了不辜负你的喜爱,我也会更加努力的!」

阿斯兰「来自向日葵酱的暗之寄语:“我去看了游击演唱会。全部!阿斯兰桑在舞台上好帅气!会一直为Cafe Parade应援的!”看来好好地听从了指引呢……将心脏献给撒旦,堕入地狱吧!」

天道「说起来今天撒旦也在呢。」

阿斯兰「嗯……」

天道「我是相当在意呢……演唱会时阿斯兰也带着撒旦吧?是怎么做到不掉下去的呢?」

阿斯兰「因为吾是撒旦忠实的仆人!」

天道「“来自地狱的力量”……之类的?」

阿斯兰「也可以这么说……」

天道「(感慨)真是神奇呢……来自宙君的信件:辉先生你好!我是一名法学生,大学毕业后计划成为律师,想向辉先生咨询一些问题……这个嘛……」

(天道辉就职建议课堂)

……

天道「……就是这样,希望对你有帮助。啊!抱歉!我说的是不是太多了?」

阿斯兰「对光明之神的小羔羊而言,是合适的咏唱咒文呢。」

天道「是吗?(笑)那就好。」

天道「快结束了呢。抽选结果是——彩的华村翔真桑和——」

阿斯兰「咲!」

天道「Cafe Parade之力呢。(笑)」

阿斯兰「这便是吾等之宿命。(谜之得意)」

.

「下次绝对我要去Cafe Parade的店里看看!」

「随时欢迎。(笑)」


【耀勇】人在什么时候会感到幸福呢?

*现代pa,日常流水账体(?)


我叫王耀,男,今年27岁。我的男友任勇洙今年24岁。我们交往七年了,现在同居,养了一只猫和一缸热带鱼。


每天早上我会比他早起半个小时做早点,然后去掀他的被子并进行亲切的问候——


“起床啦小傻子”


他会热情地回几句我听不懂的韩国脏话,然后顶着一头整齐的秀发——对,这家伙睡觉头发不会乱——被我押送到卫生间洗漱。


在这期间我把早餐摆盘,昨天吃的是面包片抹黄油夹牛肉片。他会对我的厨艺进行不重复的赞美,我会点头表示认可。


这是非常美妙的白噪音。


然后我们会聊点家常,属于早餐期间非常没营养的对话。


“老林家养了只小狗,不到百天,像个小雪球一样。”


“路都走的一晃一晃的,真的超——可爱的。”


在我把自己埋进衣柜找围巾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打扮得光彩照人并且开始尝试找他的围巾借给我。


“找不到就算了,下班再说。”


“我再也不收拾衣柜了,那条围巾我弟送的,还挺贵的。”


“肯定能找到啦……”


出门前他对我各种挤眉弄眼。但我不想嘴角沾着面包屑和人接吻。于是我把食指按在自己的嘴唇上,又碰了下他的唇,算是间接亲吻。


小任同志深受鼓舞,决定今天继续为我国现代化建设发光发热。


上午我在办公室打字,他去跑业务。休息期间他给我发消息推荐了一家好吃还在打折的外卖。他不是什么节约的人,但他知道我在为我们省钱。


我说谢谢,你中午好好休息。


他跟我吐槽了十分钟他的奇葩客户,吐槽他的神奇逻辑和神奇方言。


“南方十里不同音,有时候我都听不懂。”我说。


“果然韩国语是世界上最棒的……”


他一直觉得韩国是世界上最棒的国家,所有最棒的东西都起源自那里。我懒得跟他理论,继续写表格。


看在他推荐的那家店味道不错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下班回家时他已经在家里做饭了。他的手艺一般,每天都在厨房皱着眉头研究菜谱。我们没那么多钱下馆子,他想让我吃点好的。


他最拿手菜的是辣炒年糕和清炒土豆丝,这家伙不会掌控火候,总会把食物弄糊,但他偏偏喜欢挑战难题,最后我为了厨房的安危总会夺下他的锅铲,我做饭他打下手。


晚饭后我坐在客厅的沙发看书,他回卧室打游戏,关门不打扰我。


我在看一本冷门的小说,是战争背景的故事,身边有诸多家人和好友主人公最后却孤身一人。我看得相当入迷,不知不觉间被这种悲凉的气氛所感染。


然后我抬头。


我到卧室里,坐在床上看他打了一局游戏。游戏结束,他一边查看战果一边跟我聊天。


“大哥,我买了几根冰棍,你要是热的话可以吃。”


“我没事。你要吃吗?我给你拿一根。”


“谢谢大哥!”


“这么高兴?打游戏赢了?”


“完胜!相当爽快!”他都快笑开花了。


“今天去跑业务怎么样?”


“累死我了……你不知道那个客户的口音有多可怕……”他向我大吐苦水。


“南方十里不同音,你要习惯。”


“真习惯不了。”他吐吐舌头,“还是大哥最好,全中国最标准的普通话。”


“我属字典的?”


“可能。”


“开什么玩笑……”我笑着去拉他的耳机,他浮夸地装出窒息的样子。


“谋杀啦——”


“别闹。”


不行了。我憋笑到极限了。


“盒盒盒盒盒……”


——窗外传来阵阵蝉鸣,能听到楼下人们互相侃家常、小孩子在嬉笑玩耍,偶尔有一两声汽车的喇叭声。


我突然愣了一下。


那本书中的主人公一直在期盼过上这样的生活。


而几年前当着一众朋友的面答应他的告白(一个喝醉了、马上就要回国的留学生同性后辈)、并下定决心跟他在一起的我,也难以想象现在我们这对跨越国籍和性别的情侣现在感情稳定、而且能得到父母亲朋的理解甚至认可。


——人在什么时候会感到幸福呢?


——在他意识到,他想象中的美好生活成为了理所当然的日常时。


“你在想什么,大哥?”


“没什么,”我笑笑,“很享受这样安静的夜晚而已。”


End.


【SideM】双人talk5 一希&旬

冬美「大家晚上好!一、二——」


合「与你一起的315之夜!」


冬美「今天由我和一希桑为大家带来31分50秒的生放。虽然我是第二次参与生放,但是不足之处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九十九「请多多指教。」


九十九「记得上次和旬桑合作是一起参加读书番组。」


冬美「那时候受了一希桑很多照顾呢。一希桑推荐的书后来我都有看哦。」


九十九「真的?」


冬美「因为很有趣呢。(笑)也能放松心情。」


九十九「看书的时候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能暂时抛下现在自己的烦恼。」


冬美「嗯。(笑)」


九十九「最近有段时间没看见旬桑了。」


冬美「因为最近High×Joker有很多出演音乐节的工作,所以有段时间没和事务所的大家一起聊天了。」


九十九「真是高人气的组合呢。」


冬美「为了回应粉丝们的喜爱,我们也要加倍努力地练习,不能辜负大家的心意。」


九十九「是旬桑的作风呢。(笑)」


冬美「是吗?」


九十九「staff桑拿来了可以看到弹幕的平板电脑……谢谢。啊,可以看到我们呢。」


冬美「(正领结)看着自己直播的感觉真是神奇。」


九十九「“安定”“安定的氛围”“读书组风格的315夜”……总之,大家感受到我们在事务所里相处的和谐氛围了呢。」


冬美「话说我们被成为读书组了呢。」


九十九「因为那个番组吧。」


冬美「说实话,我对书的喜欢和一希桑是完全不能比的,把我们这样称呼在一起——」


九十九「但是,看完书之后的感受是共通的吧?」


冬美「嗯。」


九十九「“喜欢”是没有高低贵贱的,我推荐的书旬桑能看完,我真的很开心。(笑)以后一起去图书馆吧。」


冬美「嗯!(笑)」


九十九「说起来——」


冬美「我们该开始读信了吧?」


九十九「是啊。」


冬美「好多!粉丝们的热情……我感受到了……」


九十九「这读的完吗?(笑)」


冬美「我会加油的!」


九十九「那从旬桑开始吧。」


冬美「好的。“我很喜欢冬美旬,为了旬现在在苦练电子琴。”谢谢你,但请不要过分勉强自己。“旬在舞台上的笑容是315的艺术品!可惜音乐节时我的相机坏了,没能拍到旬的笑颜……哭”请不要伤心!音乐节的活动我们会继续参加的!」


九十九「旬桑的人气很高呢。」


冬美「是呢。(笑)」


九十九「“九十九先生的刘海是特意做成这的吗?眼睛没问题吧?”谢谢关心,没问题的。“感觉一希桑和红叶很搭呢。期待写真拍摄。”谢谢。我会向制作人提议的。」


冬美「“我也想组建轻音部,组建乐队,但是我没有隼人和旬的词曲能力……”说真的在这之前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乐器了,隼人也是人生第一次开始作词,凡事总是要先尝试、相信自己的可能性!」


九十九「S.E.M桑……」


冬美「我不擅长说鼓励的话……只能借鉴一下老师们的金句了。」


九十九「但是,我觉得旬桑的心情一定能传达到哦。」


冬美「(笑)谢谢。」


九十九「“大吾君一直称呼一希君为老师呢,一希君原来也是教师吗?”不,是因为我前职的缘故。“一希先生原来是小说家吗?感觉气质很像。”这个……写过一些作品,不过我现在是偶像,那些作品也不打算披露出来。」


九十九「因为想改变自己,所以成为了偶像。」


冬美「感觉一希桑不像是会看电视然后对偶像产生兴趣的类型。成为偶像的契机是什么呢?」


九十九「契机……是凉。」


冬美「凉?」


九十九「在电视上看见凉的宣言,然后被深深地震撼了。偶像……是拥有改变的力量的存在呢。」


冬美「是呢。(笑)加入High×Joker、成为偶像、和315pro的大家相遇,这是我以前完全没想过的事。初次经历但还要做好的事像潮水一样扑过来。」


冬美「虽然中间发生了很多意外,也会有不尽人意的事情发生。但是,(笑)感觉不坏。」


九十九「很不可思议呢。」


冬美「是呢……」


九十九「也是一种缘分吧。我还是小说家时有次看海时听到有人在海边唱歌,后来打听到是个有名的偶像。进入315pro后才知道那时看见的是Jupiter的冬马桑。High×Joker的大家那时也在那里合宿。」


冬美「和Jupiter的合宿我记得只有一次……诶?那么巧?」


九十九「奇妙的缘分呢。」


……


九十九「那么在节目的最后,定番的抽选……(摸)辉桑。」


冬美「我也……(摸)阿斯兰桑。」


九十九「怎么了?」


冬美「不,还以为我能抽到High×Joker的成员。」


九十九「HJ三连已经很厉害了。呀……弹幕全是“放送事故预定”……」


冬美「感觉辉桑和阿斯兰桑是意外地能好好相处的类型哦。」


九十九「是吗?」


冬美「毕竟都是315pro擅长料理的人嘛。」


九十九「也是。(笑)周末一起去看书吗?」


冬美「好啊。(笑)」


九十九「我知道这里的图书馆很不错——啊,拜拜。」


.


「差一点就要放送事故了啊,一希桑。」


「千钧一发呢。(笑)」


【北米双子/加米】知乎体-你见过的最神奇的Omega是什么样的?

*未完废稿

*加A米O,金钱组友情向

*ooc有bug有

*空巢老王在线卖狗粮

-正文开始-

不请自来抱歉。

但这种问题我一定要拥有姓名。

我邻居家孩子琼斯,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Omega,没有之一。

琼斯全家美/国移民,AKY,是个只会说三句中文就敢来我家搭讪我妹的神奇生物。不得不说他真的就是个“典型的美/国人”——闹腾,会炒气氛,无时无刻都很嗨,还有对自己的谜之自信。

哦对了他到现在都经常自称hero。

不过这孩子也是说到做到,有谁找他帮忙他都会帮一下——不过结果如何很大程度上受他心情影响,搞不定了还会强行拉着我加入收拾烂摊子(因为这事他还欠我不少钱)。

他分化那年他的海盐味信息素直接穿过一堵墙飘到了我家。

我身为一个靠谱的成年Alpha,出门看见他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塞抑制剂。

“原来xx你的信息素是xxx吗……”

“离我远点。”

然后那天我被问了十三遍为什么身上有Omega的气息。

他上高二的时候和班里几个Omega一起逛街到很晚,然后理所当然地走夜路被堵了,这孩子在抑制剂用完的情况下一个人制伏了拦路的两个Alpha和一个Beta——而且还没受什么伤。

“你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我是世界的hero嘛~☆”

————————————

补答:

谢谢诸位关心我们的情感状况,不过琼斯已经找到自己命中注定的Alpha了,

而我还是个单身n年莫得对象的苦逼Alpha。

————————————

补答2:

看在你们这么想看的份上……

那天我和琼斯在一家肯德基吃饭,我看到有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然后我跟他说“那边有个人跟你长得超像哦”,美/国人嘛,天生好凑热闹,兴致勃勃地过去跟人家搭话。

“嗨!你不觉得我们……呃……长得很像吗?”

“啊,确、确实呢……”

A和O应该都知道,自己兴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释放一点信息素,琼斯是兴奋,对方是有点吓到了——总之俩人都释放了一点信息素,然后我到那时才发现对方居然是个Alpha。

——虽然后来我回家做了实验,往枫糖里加盐真的不好喝,但这并不影响他俩信息素的高度契合。

这场Beta眼中的一见钟情、Alpha和Omega眼中的大胆求爱持续了五分钟,直到我觉得信息素气味有点熏的慌才上去插话。

琼斯已经套到对方微信了。

但不得不说他俩长得是真像,走一起会被误认为兄弟的那种。情窦初开的琼斯先生热情地和刚认识的加/拿/大人威廉姆斯套近乎,然后因为这孩子没有感情经验所以止步于友情。

md赶紧给我告白。

我不想当情感分析师了。

可爱的威廉同学先告白了,然后琼斯就再也不来找我了,天天去找他的小男朋友。

我们俩差了几岁,但我坚信我对他的情感是父子情。

所以我只觉得“哎呀小男孩长大了”。

生活真好。

tbc.